全国服务热线:4008-888-888

技术知识

这样定义技术问题发明想有创造性都难

  众所周知,我国《专利审查指南》中评价创造性的“三步法”主要是借鉴了欧洲专利局的“问题-解决方案法(problem-and-solution approach)”。诚然,正如欧洲专利局在《审查指南(Guidelines for Examination)》所介绍的,为了以客观且可预见的方式评价创造性,应当采用所谓的“问题-解决方案法”。然而,有过答复创造性审查意见的经验都会感到,审查员的创造性评价难免流于其主观的意见。为什么原本开发出来客观评价创造性的“三步法”,使用起来却往往给人主观意见的感觉,难道是我们的打开方式不对?

  《专利审查指南》为了避免主观因素的影响,特别强调:审查发明的创造性时,由于审查员是在了解了发明内容之后才作出判断,因而容易对发明的创造性估计偏低,从而犯“事后诸葛亮”的错误。审查员应当牢牢记住,对发明的创造性评价是由发明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依据申请日以前的现有技术与发明进行比较而作出的。但是,审查实践往往事与愿违。

  第一步中最接近现有技术的选取虽然对于创造性的评价至关重要,但是发明具有创造性应当是相对于申请日之前的所有现有技术都成立。因而,争辩最接近现有技术的选取是否合理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急迫。

  在第二步中,一旦确定了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发明与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之间的区别特征通常也是可以辨明的。

  发明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应当根据区别特征在整个技术方案中所能达到的技术效果来确定;并且判断发明是否显而易见是要确定现有技术中是否给出将上述区别特征应用到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以解决其存在的技术问题(即发明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的启示,从而使得本领域技术人员在面对所述技术问题时,有动机改进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并获得要求保护的发明。

  但是,如果技术问题的定义脱离了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而仅关注区别特征自身可能具备的效果,那么将使显而易见性的评价有失公允。另外,如果将第(2)-(3)步中的上述步骤重新编排一下,即,在确定出发明的区别特征之后,首先判断(部分)区别特征自身是否属于公知常识,然后将判断结果代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由此针对“改造后的最接近现有技术”定义要解决的技术问题,那么以这种方式来评价发明,该发明想有创造性都难。

  发明涉及一种辐射探测器和制造辐射探测器的方法,具体地,涉及一种X射线探测器和包括此类辐射探测器的成像系统。

  f)其中,所述阻隔材料在所述沟槽中的填充系数在整个所述探测器上能设计地变化,其中,所述沟槽的第一部分具有的所述阻隔材料的填充系数不同于所述沟槽的第二部分的填充系数,所述沟槽的所述第一部分围绕像素,并且所述沟槽的所述第二部分围绕子像素或一群子像素。

  对比文件1涉及包括多个光检测通道的光电二极管阵列,旨在更好地检测微弱的光,同时提高对于被检测光的开口率,增大检测效率。

  审查员承认,独立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的差别在于上述特征a)、e)和f)。也就是说,审查员认为对比文件1至少没有公开独立权利要求1中与“子像素”有关的所有特征。

  按照《专利审查指南》中“三步法”的规定,接下来应当根据所有区别特征在整个方案中所能达到的技术效果来定义发明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

  但是,审查员却首先判断区别特征“子像素”自身是否属于公知常识,并在这种判断下认为发明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分别对像素和子像素周边的串扰进行优化”。

  这样定义的技术问题本身已经给出了需要将对比文件1的光检测通道(假设对应于权利要求1的术语“像素”)进一步划分成更小的子光检测通道(假设对应于权利要求1的术语“子像素”),并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分别进行串扰优化的启示。

  显然,这种定义技术问题的方式并不是针对所识别出的区别特征,不符合《专利审查指南》中有关“突出的实质性特点”的判断标准;而且已经包含了作为区别特征的“子像素”,并给出了如何改造对比文件1的技术指引,这明显是在了解了发明内容之后才作出的判断,由此会低估本发明的创造性。

  既然针对区别特征定义技术问题需要依据区别特征在整个发明中所起的技术效果,那么本申请说明书有没有相关记载呢?

  说明书第[0007]段记载了“在根据本发明的辐射探测器的实施例中,每个像素包括子像素的阵列并且每个子像素被沟槽围绕。这进一步降低了辐射探测器中串扰的量。在另一示例中,一群相邻的子像素被沟槽围绕。这允许优化子像素的有效面积的尺寸并降低串扰,因为沟槽占据一定面积,这减少了像素和子像素的有效面积,另一方面也降低了串扰。例如,这允许以接受阵列子像素之间的一些空间串扰为代价来提高子像素阵列有效面积的覆盖度。”

  说明书第[0009]段还记载了“在根据本发明的辐射探测器的实施例中,沟槽中阻隔材料的填充系数在整个探测器上可设计地变化。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了沟槽的第一部分具有这样的阻隔材料的填充系数或填充体积,即该填充系数或填充体积不同于沟槽的第二部分的填充系数或填充体积。例如,沟槽的第一部分围绕像素,而沟槽的第二部分围绕子像素或一群子像素。这有利地实现了对用于填充的材料、沟槽的尺寸和填充工艺所得质量之间的优化。”

  因此,针对上述区别特征,基于说明书记载的上述区别特征使本发明达到的相应效果,本发明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可以为“提供一种改进的辐射探测器,其降低了辐射串扰并能优化制造工艺”。

  另一方面,对比文件1的光电二极管的光检测通道客观上到底是否需要进一步划分成更小的子光检测通道?

  根据《专利审查指南》的“三步法”,判断区别特征是否为本领域中解决所确定的技术问题的惯用手段,实际上是要确定现有技术整体上是否给出将上述区别特征应用到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以解决其存在的技术问题(即发明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的启示。也就是说,“三步法”的三个步骤都要针对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创造性评价“三步法”就是围绕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展开的逻辑推演。判断区别特征是否为本领域的惯用手段,需要首先确定本发明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并判断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是否存在这样的技术问题。这是因为创造性评价“三步法”的目的是判断将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改造成要求保护的发明对于本领域的技术人员而言是否显而易见。

  根据本申请的说明书,直接射到探测器像素中的光子计数率非常大(大约每mm2每秒109个光子,即每mm2 1000 Mcps)。然而,探测器的每条传感器通道最多能够处理10 Mcps。因此,为了限制计数率,可以将探测器的传感器通道子结构化为小的子像素(例如300μm×300μm)。简言之,“将像素划分成子像素”是为了提高光子计数能力,以满足数量庞大的入射光。

  相反,对比文件1在说明书背景技术部分第二段明确公开“各倍增区域为了良好地检测微弱的光”。事实上,雪崩光电二极管的特点就在于检测微弱的光信号。因而,在对比文件1的方案中,微弱的入射光可能都不足以被光电二极管灵敏地检测到,所以才需要通过雪崩倍增效应来放大入射光。于是,对比文件1的雪崩光电二极管不存在光子计数任务过大的情形。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没有动机将用于检测微弱光信号的雪崩光电二极管中的光电检测通道10进一步划分为子光检测通道来增加光子计数能力。

  况且,对比文件1示例性举出了基板上形成4×4的光检测通道阵列的例子。如果需要更多数量的光检测通道,可以在基板上形成更多数量的光检测通道,而不一定非要将一个光检测通道划分成更小的子光检测通道。类似地,如果不需要很多数量的光检测通道,那么只需要在基板上形成较少数量的光检测通道,而不一定非要将两个或更多个光检测通道合并成一个较大的光检测通道。

  根据《专利审查指南》,发明是否具备创造性是针对要求保护的发明而言的,因此,对发明创造性的评价应当针对权利要求限定的技术方案进行。创造性的判断,应当针对权利要求限定的技术方案整体进行评价,即评价技术方案是否具备创造性,而不是评价某一技术特征是否具备创造性。

  实际上,脱离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而单独地判断区别特征是否属于惯用手段,使得所谓的“惯用手段”判断变成判断区别特征自身,而不是判断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整体上是否显而易见。

  创造性评价“三步法”之所以称之为客观的评价方法,就是因为其是围绕最接近现有技术展开的逻辑推演。因而,一旦选定了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并确定出发明的区别特征,在确定发明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的同时,还要判断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这是因为《专利审查指南》也说了“发明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指为获得更好的技术效果而需对最接近的现有技术进行改进的技术任务。”

  一方面,若该技术问题是本发明的发明人首先发现并提出的,则技术问题的发现就应该带来创造性。

  另一方面,若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客观上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则表明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并不适合本发明的应用场景。于是,本发明领域的技术人员并不会参考所谓的最接近现有技术。即使参考了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技术人员从该现有技术的背景出发也不会想到该现有技术存在本发明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进而为了解决该问题将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改造成本发明的那样。换言之,如果最接近现有技术的选取不合适,那么就很难将该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改造成本发明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

  这就是《审查操作规程∙实质审查分册》中声明的,如果发明提出了新的构思或针对尚未认识到的技术问题,那么并不适合简单地套用“三步法”来评价发明的创造性。

  回到上述案例,对比文件1不存在需要提高计数能力的问题,因而不需要将光检测通道进一步划分成更小的子光检测通道,更不可能存在“分别对像素和子像素周边的串扰进行优化”的技术问题。实际上,对比文件1与本发明的具体应用场景截然不同。因而,对比文件1存在天然的障碍,使得技术人员很难将对比文件1的方案朝着本发明的方向进行改造。也就是说,对比文件1客观上不存在本发明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因而,无法继续执行“三步法”的剩余步骤来评价本发明的创造性。据此,权利要求1应当相对于对比文件1具有创造性。

  在审查实际中,我们还遇到这样的情形: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相比有多个区别特征。审查员据此认为这些区别特征共同配合解决了一个技术问题(即,本发明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但是,在后续的显而易见性评价时,审查员却会分别评价各个区别特征的显而易见性,而且并不是每个区别特征都会针对之前确定的区别特征来评价其显而易见性。

  总之,如果没有严格按照《专利审查指南》中“三步法”的规定来评价创造性,难免会使得创造性的结论偏颇了客观性。

  ①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专利审查指南2010[M]. 北京. 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 172-173.

  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审查操作规程∙实质审查分册. 北京. 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6-2019 百乐宫国际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sssss苏苏苏苏苏所所所所所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在线客服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